网站首页 > 杯酒人生> 文章内容

王中军们的杯酒人生

※发布时间:2022-6-17 17:30:22   ※发布作者:佚名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”,说起红酒似乎总与美、与文化脱不了干系。虽说在中国,仍有很多人以喝啤酒的方式畅饮红酒,但随一批中产阶层的成长,曾经专属于贵族阶层推崇享受和文化的一种红酒文化,正慢慢渗透到中国新贵中来。

  谈到葡萄酒,就让人联想起浪漫之地——法国,法国生物学家巴斯德曾说过,没有葡萄酒的一餐,如同没有阳光的一日。因此,许多国人会认为葡萄酒文化是舶来品。其实不然,在中国,葡萄酒也具有悠久的文化。早在公元前118年,张骞出使西域后带回葡萄种子,国内就已经有葡萄酒的酿制技术。

  现在,带有明显新贵色彩的国内葡萄酒喜爱者,也同时赋予了葡萄酒合璧的色彩:迷人的色泽、神秘的情思,柔和醇香的红酒饱含了鲜活的生命原汁,蕴藏了深厚的历史内涵。

  从另一种角度来看,酒庄的葡萄酒在任何时间都是稀缺的,这就催生了收藏和期酒(即葡萄酒期货)交易的流行。分众传媒首席执行官江南春也一度青睐藏酒,他说:“我关心红酒的品质,更关心红酒的投资价值和增值空间”。现在,他将投资的葡萄酒储藏在爱斐堡储酒领地。

  事实上,张裕爱斐堡是国内首个葡萄酒主题会所,已经吸引了江南春、王中军和马云这样的精英参与。法国葡萄酒学院高层理事会罗伯特.丁洛特先生认为,要成为世界酒庄是需要天赋的,好的酒庄都有悠久的历史和酿酒传统。有品质的酒庄对葡萄品种、特性及其与土地适应性的了解,对酿酒工艺的掌握,需要一个漫长的探索过程。比如祖籍波尔多的赤霞珠葡萄,100多年前被张裕引进到中国,经过数代酿酒师一代代培育,才有今天结构平衡、口感高雅、果香味细腻有力的独特味道。

  现在,在酒庄里购买一座专业储酒的“私人酒窖”,并举办一场葡萄酒主题酒会,这样的高端休闲生活与社交方式已逐渐在国内新贵中流行起来。如果在一个酒会上,一瓶刚打开的葡萄酒,举杯者有谁能准确地说其出产地、品名(是赤霞珠还是黑皮诺),甚至收成年份和该年的天候、地质情况(是潮湿天气,还是产在峡谷地带),在场的嘉宾无疑会被其渊博的葡萄酒知识所折服。

  “是喜欢旧世界的葡萄酒,还是新世界葡萄酒?”在酒会上,新贵间会常常谈及一个关于旧世界与新世界葡萄酒的话题。据了解,新旧世界是葡萄酒行家按照产酒国地理来区分酒的风格的一个称呼。旧世界的葡萄酒是指古老的欧洲产酒国,包括法国、意大利、西班牙、葡萄牙、、奥地利和中东欧地区。与此相对应的新兴产酒国统称为“新世界”,包括南非、美国、智利与阿根廷、与。

  已经进入中级葡萄酒培训课程的永威投资代表处总经理谢忠高说:“除了个人品位之外,我更喜欢以法国酒为代表的‘旧世界’。旧世界酒的风格是恪守传统,崇尚传统,从葡萄品种的选择、种植到酒的酿造各环节,基本上几百年仍至上千年的传统,甚至是家族传统。我个人很喜欢复杂略带神秘的东西,旧世界的酒自酒瓶倒入杯中伊始,就有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存在,0-60分钟是一种味道、一个香型;放置1小时、4个小时后,它的颜色、香味会发生很大的变化。而新世界酒的风格更多凸现的是创新和,酿酒葡萄品种改进了,种植技术改良了,酿造变得现代,生产组织也现代,反映在酒的口味上等感官品质也‘新’了。”

  “我觉得我作为人是蛮荣幸的。我交朋友多,从小学同学、中学同学、大学同学、战友;然后是娱乐圈,我的同行们,企业圈,这是我最大的快乐。朋友多、局就多,我比较喜欢安静的那种,几个人坐在一起,瞎聊天,也不在乎非得喝多少好的红酒,只要口感好就好。”这样看来,富人王中军的幸福生活其实也很简单。

  在所有葡萄酒爱好者的心目中,会喝葡萄酒是一种生活的艺术,是一种与我们繁忙的生活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整体文化。而对于江南春、王中军或是马云,他们事业成功,逐利的心已慢慢不再;他们更注活多方面的平衡,不仅工作要出色,生活更要愉悦。

  “很多时候,爱好什么,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喜欢,与时尚、其他人无关。啜饮一小口葡萄酒,让她在舌尖溶动,感觉其味道及酸甜度……我们可以独自去享用一瓶高贵的葡萄酒,而不与人分享、与人交流、不必热情地说上一句‘干杯’或‘祝您健康’,这其实也是一种快乐。”谢忠高这样说。

  喜欢热闹的王中军却透过红酒看到了生活,“会所俱乐部的生活,感觉好像今天是红酒,明天是雪茄,后天是打高尔夫,但实际上却是很好的学习机会。”走进会所,就意味着拥有了一个高素质的社交圈子。活跃在这个圈子中的人,往往都是社会的精英人士,他们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,精通某一门专业知识,是某一领域的权威人士。在这个圈子里面,大家相互认可,彼此尊重,更容易相互影响。会员也乐意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生活体验,也更乐意和其他会员进行上的沟通与交流。王中军可以算为俱乐部、会所生活的拥趸,“今天的活动,你来大家会很舒服,你不来可能就很遗憾,所以一般的活动,只要有时间,我都会参加。”

  谢忠高也将红酒哲学融进工作中,他说,古代有一个说法,叫做“查其言,观其行”。我做VC(风险投资)除了看公司行业前景外,主要就是看人。很多时候,通过非常多的细节可以了解创业者,比如他开什么样的车,他怎么花钱,或者她跟她的先生怎么相处,他的司机跟他几年。另外他跟我吃饭的时候,他会不会点一杯很贵的红酒,是他先掏腰包还是我先掏腰包。

  就在一瞬间,你会不会爱上葡萄酒?喜欢他拔出软木塞时发出了沉郁而美妙的“砰”声,使人顿时明白了什么叫“怦然心动”,每一次开酒都让人期待。每一瓶葡萄酒永远是你想象不出的味道,像魔术师的盒子那样总有不同的表现。

  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愁。”李白笔下的美酒一定也是葡萄酒吧,才会如此意趣盎然。金莎与林俊杰